您好,请 登录
 
|
|
|
 

谈古诗十九首中的生命意识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03-19 22:48:54


谈古诗十九首中的生命意识

目录
摘要: 1
Abstract 2
前言 3
一、《古诗十九首》产生的思想根源 5
(一)、政治动荡中社会思想的转变在《古诗十九首》中的体现 5
(二)、“游子”、“荡子”中的孤独意味在《古诗十九首》中的延伸 6
二、感伤主义的审美变化和人本价值的复苏 7
(一)、感伤主义的审美变化 7
(二)、人的觉醒和人本价值的复苏 9
三、生命价值的回归 12
(一)、个体生命价值的思考和探索 12
(二)、个体人生意识的觉醒和回归 13
结语 14
参考文献 14

摘要:
《古诗十九首》是一组代表着汉代文人五言诗最高成就的诗歌。它诗意隽永,朴实的言语中蕴含着无穷的意味,“观其结体散文,直而不野,婉转附物,怊怅切情,实五言之冠冕也。”(刘勰)古诗十九首思想性和艺术性非常高,而其中蕴含的强烈的生命意识更是研究者们关注的焦点。生命意识主要是感概人生的短促,死亡的不可避免,以及关于生死的思考。立足于《古诗十九首》文本,本文追溯了《古诗十九首》产生的思想源泉,充分考察了政治文化因素对古诗十九首的影响,从人本价值的复苏(包括汉代文人的觉醒)和生命价值的回归这两个大的方面来探讨古诗十九首中的生命价值。

关键词:古诗十九首;生命意识;生命价值;感伤主义


Abstract
Nineteen ancient poems is a group of the poetry and song being representing maximal the Han Dynasty man of letters poem with five characters to a line accomplishment's. Its poetry is containing infinite implication in meaningful , plain speech ", the person is forming a Taoist temple attaching the thing , sad eager feeling experience and observe prose , straight but no uncultivated , euphemistic , five is speaking really official hat also ". Ancient poetry nineteen head ideological content and artistic quality are very high (Liu Xie) , the intense life consciousness containing among them also is the focal point that researchers show solicitude for but. And life is aware of the very short duration , inevitable dying being to feel general life mainly, thinking about life and death. Keep a foothold in the version nineteen "ancient poetry, the thought wellhead the main body of a book has been traced coming into being , return life value in to come to discuss nineteen ancient poetry this big two aspect that the impact of factor over nineteen ancient poetry , recovery (arousal including the Han Dynasty man of letters) and life being worth originally from person having inspected politics culture sufficiently value.

Key Words: Nineteen ancient poetry; awareness of life;value of life;Sentimentalism.


前言
    《古诗十九首》,诗组名,最早见于《文选》,为南朝梁萧统从传世无名氏《古诗》中选录十九首编入,后世遂作为组诗看待。《古诗十九首》习惯上以句首标题,依次为《行行重行行》、《青青河畔草》、《青青陵上柏》、《今日良宴会》、《西北有高楼》、《涉江采芙蓉》、《明月皎夜光》、《冉冉孤生竹》、《庭中有奇树》、《迢迢牵牛星》、《回车驾言迈》、《东城高且长》、《驱车上东门》、《去者日以疏》、《生年不满百》、《凛凛岁云暮》、《孟冬寒气至》、《客从远方来》、《明月何皎皎》。《古诗十九首》中流露出生命意识的觉醒以及在觉醒之后所采取的行动。从具体文本来看,它对生命意识这一内涵表现得非常深刻。人的生命只是整个宇宙间的一个点,但是人既然有了生命就需要思考生命,需要更好地关注生命这个永恒的话题。《古诗十九首》产生于一个动荡的年代,文人们的生命感触在诗中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本文正是从《古诗十九首》产生的思想根源入手,深入挖掘文本所体现的生命意识。

一、《古诗十九首》产生的思想根源
(一)、政治动荡中社会思想的转变在《古诗十九首》中的体现
《古诗十九首》写于东汉末年,汉王朝行将就木,面对诸多的社会矛盾,统治者束手无策,政局的风雨飘摇、社会的动荡不安,致使民不聊生,哀鸿遍野。作为上层建筑的哲学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在汉代之前是结束战国的“百家争鸣”而集权一统的秦朝,汉代继承了秦朝大一统的江山,以儒独尊代替法家成为稳定局势、统一思想的标准,以维护封建统治、以宗法群体意识和等级观念为内核的礼法名教被推崇到至尊至显的地位,先秦时代兴起的其他学术派别被视为异端,道家强调的自然哲学和个体意识长期受压制。汉代初期,诗经楚辞时代的“文以载道”、“家国之情”依然影响着文学,文学并未从儒学附庸的地位独立出来。这一点,最明显地表现在诗歌上,如《诗经》被看作是“五经”之一,作为经典研习;他们对于楚辞的理解和评价,用的也是经学的眼光和标准。为政治需要而产生的汉赋,虽然在艺术形式上华丽肆意,在思想上依然是以儒学的价值观为准绳的。一种服从于政治实用功利的文学观仍占压倒之势;重视个体人格、追求个性解脱的道家思想(尤其是庄子思想)在儒学一统天下的汉代被压抑了四百年之久。 
随着西汉王朝的崩溃,反传统的异端有所滋长,玄学的发展已经孕育着、引发着主体精神的萌芽,这个时期,是中国历史上儒、道失衡的年代,两汉儒学开始是今文经学,而后是古文经学,到东汉末年,各种“异端”学说的冲击,使儒学系统变得不周是用、思想空洞。儒学在现实面前变得苍白,成了无力的说教工具。人们对儒学的信仰发生了动摇,从董仲舒以来的天人合一学说开始转向,文人视为生命的精神支柱倒塌了,建功立业理想成了一纸旧梦。到东汉末年,儒学一统天下的格局被冲垮,对自我生命的审视开始走上了文学舞台,文人们开始正视现实人生的种种问题,注重个体生命价值的思考,这和传统的价值观已经有了明显不同。加之佛教的传入,使得感叹此生何寄的中国士人开始寻找新的精神避难所。他们痛感生命的短促悲苦,人生的坎坷无常,并由此开始思考生命的价值和人生的意义。《古诗十九首》的无名诗人没有办法享受上层贵族或地主阶级的奢华、富裕的生活,他们渴求功名利禄的原因就是要跻身上流社会,但求仕之路坎坷多,如愿以偿者终究是少数,落魄困顿的游子不能不在这时怀念起故乡的家庭和妻子,进一步体悟到人生价值的所在,思考在短促有限的年华中如何度过宝贵的时光,从而把人生短促,盛年不再来的感悟,和现实理想的失落、追求现世享乐的情怀表现在男女相思的抒情题材中,赋予那些远从《诗经》时代就开始的男女相思怀乡的传统题材以人生短暂的生命意义,表现了文人士子的生活际遇和世俗情感。《古诗十九首》不是政治抒情诗而是生活抒情诗,它不但代表了自汉代以来逐渐发展成熟的一种社会思潮,直接启发着魏晋文化;而且还形成一种新的中国古典诗歌的美学典范。
(二)、“游子”、“荡子”中的孤独意味在《古诗十九首》中的延伸
《古诗十九首》中的“游子”、“荡子”意味主要表现在思人和思乡两个方面。古诗中有一半以上的诗篇抒发了游子的孤独情怀,他们深感于动乱之时的天各一方的音讯全无,深感于遥遥无期的相逢苦等,深感于长期独处的凄清冷。生活在价值浮荡的社会中,人们感到生死无常,生命如海中孤舟,漂泊不定,随时有覆灭的危险。当时人对生命的忧惧,在《古诗十九首》中有充分的反映,即诗歌中对生命的咏叹与哀伤。
在东汉时期,有这么一批人,为了寻求出路,不得不远离乡里,奔走权门,或游京师,或谒州郡,以博一官半职。这些人就是《古诗十九首》中所谓的“游子”和“荡子”。他们长期出外,家属不能同往,彼此之间就不能没有伤离怨别的情绪。这对思妇来说,就会有“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 、“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 的叹息;对游子自己来说,就会发生“思还故里闾,欲归道无因” 和“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的感慨。也就是说,在这样的时代,游子之名有了特定的内涵,已经不仅仅是是出行的旅人或者游学的学子,更多的是指称宦游失意的士人,因而包含了孤独无依,潦倒落魄的情绪。这个特殊的失意群体共同的悲伤、孤独、以及对前途的迷茫是古诗十九首中孤独情绪以及对生命意义反问的来源。《古诗十九首》对游子思妇因时空阻隔而产生的痛苦相思是非常让人震撼的。游子在外,心绪不免孤寂,而且时节的变迁,生活的单调重复,时光的匆匆易逝都使眼前的一切浸染了一层轻哀,而人的生命随着时节的变迁而流逝,更是增添了苦闷的心绪。游子常年漂泊在外使他们对于对短促人生的体验更加强烈,他们不仅会思考怎样的人生有价值,还会思考怎样的人生更具有现实可能性。漂泊的生活没有让他们的理想得到实现,因此他们由积极转向消极,由精神转向物质,他们对于人生的茫然由此产生。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游子对于内心的忠实,不虚伪做作,正是值得推崇的生命本真状态。
人在他乡客居总是更容易产生孤独感和漂泊感,因此游子的思乡之情更是强烈。面对世路的艰辛,人生的渺小和生命的短暂,游子内心世界更加困惑,迫切想回归乡里,见见亲人,但是关山万里,障碍重重,游人的思乡之情难以得到排解,于孤独的情绪之中更加感概人生。这种感情在《古诗十九首》的很多篇章中都有非常充分的体现。
二、感伤主义的审美变化和人本价值的复苏 
(一)、感伤主义的审美变化
《古诗十九首》是我国感伤主义文学最早和最集中的体现,它的基调低沉,充满了孤独、哀伤以及前途无着的忧虑。“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斗酒相娱乐,聊厚不为薄。” 这是文人士子们在动荡的末世,在生命意识觉醒后,无路可走,仕途无望,回天乏术的真实心灵写照。这种感伤主义传统对后代文人文化心态亦产生深远影响。从积极的方面来说,它在于以一己之感慨寓时代之乱离。如安史之乱中杜甫和人民一起经历一段饥寒的流浪生涯。这在唐杜甫的《三吏》、《三别》等作品中比比皆是,他目睹时艰,常有黍离之怨,生出和“思还故里闾,欲归道无因” 异曲同工的感慨。“盛衰各有时, 立身苦不早” 的哀叹则和明清之际孔尚任的《桃花扇》中浓郁的的家国兴亡感相同。直到伤金悼玉“颓运方至,变故渐多”的《红楼梦》,《古诗十九首》中哀时伤事、吊古伤今的情绪延续千年,其中最浓的“味儿”就是浓厚的哀伤。从消极的方面来说,它实际上是文人士子因人生失意,前途无望的悲鸣。对时间的流失,对生命的短促,诗人们脆弱而敏感的体味着,只能通过吟唱书法他们内心无法排遣的哀愁。人生失意,前途无望往往给诗人们带来沉重的心理压力。魏晋南北朝时代,敏感的诗人无法承受政局的动荡,国家动乱的压力,从三国时代三曹七子对建功立业的热望走向消极颓废,以发泄内心不满。文人名士们对现实不满,转而服药,饮酒,以摧残自己的身体发泄心灵的痛苦。这种情绪在清代也可以看到,文人们科考屡次失意,生活无着,理想破灭时也会选择同样的手段来宣泄自己的情绪。

[1] [2] [3]  下一页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2)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