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
 
|
|
|
 

大学生网络购物现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04-23 23:27:45

大学生网络购物现状
调查发现,有网购经历的大学生占被调查总体的39.3%,这一数据高出之前的设想,更说明大学生网络消费将是值得研究的热点领域。被调查的大学生对网络购物有普遍的了解。这也和CNMC统计报告中,网购群体有相对较高的学历的统计结果相呼应,再次说明大学生群体是有网购潜力的重要群体,且是一个正在形成中的重要群体,假设2部分得到证实。研究有网购经历的大学生网购基本情况发现,网上购物的频次均值在每年3、4次间,且每次的消费额度均值在50到100元间,购买类别也以书刊杂志为首。不论有无网购经历的大学生均认为网络购物的好处首先是价格便宜、节约时间,普遍不认同是出于攀比炫耀、张扬个性的目的而选择网购消费方式的。总体而言,大学生网络消费是在其正常消费能力范围内的,不论有无网购经历的大学生对待网络消费的理解仍然是出于实用性的角度。网络购物方式于他们而言虽然是以时尚的身份出现,但对其的应用多数还是现实的需要。因此可以认为,总体上大学生网络消费和对待网络消费的认识是健康的,假设1得到证实。但同时我们也发现无论有无网络购物经历的大学生都将网络购物能省钱作为网络购物优势的第一选择,且在网络购物类别的选择上,有无网购经历的大学生均对穿着、配饰类有相当高的选择比例。省钱的选择本身符合大学生经济尚未完全独立的现状,但同时也意味着,如若过多的追求商品价值和经济价格之间存在的差异,势必多增添了一份网络购物的风险。市场经济前提下价值和价格总不会相离甚远,所谓一分钱一分货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如果低价的引诱让大学生涉足网络购物,在网络的另一端是比现实交易中隐藏更深的低质,那么大学生不仅对交易的对象失去信任,更会对整个网络交易环境,甚至网络交易方式失去信任。对于穿着、配饰的选择,一方面和这类商品在现今的网络交易市场中占据的主要地位有关,另一方面这也是和大学生生活息息相关的方面。然而这种“相关”也是和时尚流行有关联的,即网络购物本身不是为了凸现自身的个性和追求时髦,但网络购物所购之物却是追求时尚和个性的怜释。网络能够计天南海北的物品旱现在方寸屏幕间,除了省钱,能够买到周围生活中不常见的商品,也是大学生网络消费的一种心态。不论是从对网络购物的了解途径上,还是周围同学有网购经历的比例上,或者是倾向于网络购物情况选择上,我们都可以很明显地看见他人导向的存在,这个重要的他人既是生活.、学习在一起的同学、朋友们。特别明显的表现在有无网购经历的同学其周围同学的网购比例的差异上,数据表明有网购经历的大学生其身边往往有更多相同经历的同学、朋友,而周围同学中有网购经历比例越高,有网购行为的大学生比例也越高。
身边朋友有成功的网购经历也是所有大学生倾向于网络购物主要情形,尤以无网购经历的大学生为最。他人导向在大学生网络购物中的存在,一方面是因为网络购物自身的特殊方式需要这样的导入渠道,另一方面也是大学生受共同生活、学习的群体间的影响。研究还表明,最倾向网络购物的情况选择、网络存在问题的选择上,有无网购经历的大学生基本一致。这显示他们认同当前网络购物中确实存在的一些问题,对于这些网络购物的一般认知,有无网购经历大学生并没有较大差异。存在的主要差异因其有无网购经历所站的不同角度而引起。但值得注意的是,不同群体大学生在对由于卖家失信带来的不愉快购物经历的选择上,有很大差异,表现在:无网购经历的大学生认为存在这种不愉快经历的比例远高于有网购经历的大学生的选择。由此也可预见,有无网购经历的大学生对网络购物信任是有差异的。(二)大学生网络购物信任的现状从总体而言,武汉地区大学生网购信任的程度趋于中等,对网购极信任或者极不信任的大学生只占少数,假设3得到证实。可以说,大学生对网络购物这种新型消费方式持基本的接受态度。这可以从两方面来解释:首先,从调查以及实际生活中可以看到,大学生群体对网络的接触度是较高的,对于虚拟社会的认知和了解是足够,或者说他们在网络虚拟社会中的社会化顺利进行中。
这些给大学生群体接受网购方式提供了重要的前提,他们比其他非网络用户群体更有接受网购的可能。其次,从调查中可见,有39.3%的大学生己有过网购经历。因此大学生能通过自身的直接参与或者周围同学的间接经验,对网购流程有所了解,对网购成果有所鉴证。这对大学生对在线供应商的信任提供了参考。值得注意的是,大学生网购信任虽然不是很低,但信任程度仍普遍不高。与前文对网购总体情况的调查结果相呼应,说明实际网络购物中,的确还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影响着其网购信任。 (三)大学生网购信任差异分析研究结果表明,人口学变量和周围同学不同网购比例在网购信任上无显著差异。对网购信任有显著影响的是有无网购经历,调查表明曾网购的大学生群体其网购信任要显著高于未网购的大学生群体,假设4得到证实。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当前我国的网购环境还存在很多问题,但其发展基本还是健康的,有网购经历的大学生通过自身的实际购买行为,验证了网购的实际效果,从而也相应提升了自身的网购信任,特别是改善了对在线供应商善意和诚实维度的信任。对有无网购经历的大学生网购信任进行比较,发现在有网购经历的群体中,不同网购次数并没有对其网购信任有显著影响。通过实际购买提高了网购信任后,网购信任似乎在这里形成了瓶颈,没有进一步增长的趋势。这预示着曾网购的大学生在实际的网购过程中,切身体会到一些阻扰其提高网购信任的因素,他们只能凭借之前的网购经验,享受网购独特的魅力时又努力规避网络购物中可能的风险。
因此,他们的网购次数在增加,但网购信任却没有同步增长。究竟什么因素在阻扰着其网购信任的提高,将在下一节具体分析。同时对有网购经历的大学生网购信任的多因素方差分析显示,只有上网时间的主效应显著,周围同学网购比例主效应及其交互效应都不显著,上网时间超过8小时的,其网购信任显著高于其他网购大学生。而数据也反映出大学生周围同学网购比例越高相应有网购行为的可能越大。但在这里,我们发现周围同学的网购影响在其介入作用结束后,对网购信任起主要影响的是网购学生自己的后续实际行为。与网络接触的越多,对网购的了解也就越多,网购的经验也在增强,继而更能有效地识别和规避风险,减少失败网购的机率,应该说网购信任主观上得到一些改善。在无网购经历大学生群体中,上网时间与周围同学网购比例在总信任上交互作用显著,其他主效应均不明显。随着其上网时间的增长,周围同学有不同网购比例的大学生网购信任均有明显增长,但随着其上网时间的增长,周围同学基本没有网购的大学生网购信任则是在下降,也许是没有网购同学的范例,让其越接触网络越走进了网络虚假的误区。我们看到在建立网购的初始信任时,周围同学的影响和自身对网购的了解同样重要。可以说建立网购初始信任,是从现实生活中对网购同学的信任延伸并参考周围同学网购的实际效果而产生的。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自身在网络虚拟社会中的社会化,少不了自身对网络虚拟社会中符号互动的理解和适应。只有外在的指引和内在的理解相结合才能产生实际的网购信任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