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
 
|
|
|
 

浅析苏竹村的民间精英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08-21 01:15:34

苏竹村的民间精英
村落存在不同类型的民间精英,他们也拥有各自不同的特殊资源优势,本章主要就苏竹村的民间精英类型和精英养成进行简要的分析。
一、何谓精英
我们常听说在学术研究中有学术精英,在商业中有商业精英,在政治生活中有有政治精英等等,甚至更细一点还有地产精英、传媒精英,等等。那么精英是些什么样的人呢?有什么特点呢?精英思考问题的方式是什么呢?首先看看汉语大词典对精的定义:形声字。从米,青声。本义是挑选过的好米,上等细米。说文对于“英”的解释是:英,草荣而不实者。那么对于精英这个称谓也就有了大概的了解了。所谓精英者,乃挑选过的,上等的,繁茂荣盛的,而且是不结果的。所谓精英,首先他是挑选过的。这个“挑选过的”也需要分析一下,到底是谁挑选的?另外,精英也要有个范围,在这个圈子里面是精英,在另外一个圈子里就不一定是精英了。那么谁决定谁是精英呢?首先我认为精英不是自封的,也不是几个人相互吹捧的。精英是由历史决定,精英是因为他做的事情在历史上留下了结果,从而被历史追认为精英。
所以,精英实际上是一种历史结果。在滚滚的历史洪流之中,总是会有几个浪头是在最前面的,那最前面的几个浪头就是被历史记住的精英。所以精英是历史的公正评判。那冲在前头的几个浪花,并不是天生他们就会跑在前头的,是各种力和各种偶然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是具有不确定性的。所以精英也不是天生就是精英,在满足充分条件下,任何一朵普通的浪花都可能冲在前面而成为被历史记住的精英的。但即使跳得再高蹦得再欢的浪花也是因为它背后的滔滔巨流的作用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巨流成就了浪花,是那些普通的劳动者和各种历史条件成就了精英。那么怎么确定精英的范围呢?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精英对历史造成了多大范围的影响,那么就是哪个范围之内的精英。总之,在哪段历史、哪个领域带动了人类的发展,那么他就是那段历史那个领域中的精英。综上所述,精英并不代表由社会地位所确定的特定集团,而是由那些具有特殊才能、在某一方面或某一活动领域具有杰出能力的成员。本研究所采用的民间精英概念,即指在乡村社会中具有一定特殊技能,在其所从事的职业中取得重要成就,并被当地人所公12认的社会成员。
二、苏竹村精英的类型
根据民间精英在乡村社会互动领域发挥的主要影响作为划分其类型的标准,可划分为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社会精英,他们分别对应了乡村社会的政治生活、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等三个基本不同的“职业”领域。通过调查表明,在苏竹村也同样存在这三种类型的乡村精英,即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社会精英。
(一)苏竹村的政治精英
政治精英是指在乡村社会中,根据一定的组织制度产生,行使乡村事务管理工作的社会成员。传统的乡村社会精英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类是根据乡村习惯法产生的村寨头人,如寨老、宗族长等。另一类是根据国家相关法律,依法选举或按照组织程序任命的从事乡村行政事务的村级领导人。这类精英通过社会活动的方式,联系乡村人民,组织生产,调解纠纷,从而获得一定的社会地位。当前,苏竹村政治精英主要是村级干部群体,即村支两委班子成员,包括村支书、村主任、村会计以及各组组长。依据《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工作条例》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党支部委员会和村民委员应分别行使村务领导权和村务管理权,但在实际生活中村务是重叠的,两方作为一个群体即乡村治理精英,需要互相的配合。在苏竹村的调查中,村务上明显以彭书记为“主心骨”,在村里基础设施工程争取上,上面领导下访的接待上,村里婚丧嫁娶等仪式上,都能看到他处于主事人的位子。而彭主任则处于配合的位置,甚少出现在一些纠纷的场合上。在采访中彭书记说起此事,“原来卡柯那个书记彭XH搞主任,他是个老好人,怕得罪人,性格内向,太柔和了,就要我这个书记挑硬胆子嘛,不是就搞不起来。有时候他那里柔和一点,帮忙协调一下就好了。两个人都太厉害了,老百姓也受不了嘛。‘他们两个配合还是很好的’,精明的人就这样评价嘛”。彭,(男,土家族,46岁,现任村支部书记。)6岁开始读书,读了10年,16岁高中毕业,用他自己的话讲,“一直没留过级,不说是佼佼者嘛,至少在班上还能跟上的。”彭JL的父亲担任过大队支部书记,那时乡里恰好有一位团委书记住在他们家里,可以引荐彭JL去当大队会计,但是由于父亲认为去外面要好一点,要彭JL去做木工的活计。就这样彭JL跟着花垣县一位做椅子的木工师傅学艺,在湖北恩施做了大约半年的伙计。之后回到村里就开始自己单独做装修、做家具。由于做出来的东西比别人的好,时间用的比别人少,逐渐获得声望,村里人人都称他为“木匠王”。据彭JL的回忆,“木工做了七、八年后,家里出了一些事故,家产全部赔给了别人,我就这样去山西打工去了。”之所以去山西打工,在后来关于打工的内容的理解中发现,当时村里有位叫田DH的村民在山西当过兵,在大同煤矿当了八、九年的卫生员,村里人觉得“去山西打工有基础”,都相继投靠他。
彭JL说,“我们寨子差不多三十几个人在那里打工。我在他们那里搞带班,炮工差不多都是我搞的好。你放炮的时候,选点选得好一点,出的煤渣多一点,他肯定要让你搞嘛。”就这样,彭JL在大同待了三年,由于觉得煤矿太危险,就又回了家做木工的活。之后听在广州做保安的同学告知“你在家里搞木工一天15块,在那里至少可以搞30块”的消息后,就和村里的彭JN结伴去了广州做木工的生意,他讲述,“在那里搞了五年。开始两年给人打工,第三年就跟一个工长搞好了关系。他问我‘下栋楼你敢不敢搞?你能够搞,就把那个金鑫大厦给你搞’,‘那完全能’我就这样说了。他又问我,‘你能不能认图纸?你跟我实习一下’,他拿了三十二层的图纸给我看。我说,‘可以’。那栋楼一共有1500个平方米,32层。地下两层,我们搞了两天,地上只搞了一天,老板他没有钱了,就没做了。这样又回到家里。”在彭JL回家后不到一年,就被村里推举做村长,当然村长还没到一届(3年),正逢苏竹与卡柯合并为苏竹村,乡镇领导经各方面的考核,任命他为苏竹村的书记。打工的经历让他在当书记的这个阶段游刃有余,不仅在松树油的事件中能够灵活运用网络知识,而且在工程款项的一系列事情中打通了各环节的人脉(这些事件由于在后面的章节有详细的叙事,在此不重述)。
作为乡村基层干部的这一批人,他们与乡镇干部有一定关系,在乡村中有一定的动员能力,而且懂政策,为乡镇工作下达做推广,为村落内部的基础设施建设谋发展。他们比普通村民具有更敏锐的头脑,更强的权利意识和社会参与意识。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