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
 
|
|
|
 

欧盟法与成员国法与美国相关立法的比较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6-01-14 11:45:46

欧盟法与成员国法与美国相关立法的比较
(一)美国的立法背景
     随着1865年美国内战的结束与贯通全国的铁路运输网络的形成,美国国内统一的大市场逐渐形成,并顺利地取代了原来不发达的地方小市场。这种情况一方面极大地促进了美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刺激了托拉斯的产生与壮大,并出现了企业兼并的浪潮。市场垄断不仅使消费者深受垄断价格之苦,而且市场活力也大大减少,并危及到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赖以生存的自由竞争法则。社会各界和消费者抵制托拉斯的呼声最终促使美国反托拉斯法得以产生。同时,由于美国的反托拉斯法是世界上最早的反垄断成文法,它不可避免地会对其他国家的反垄断立法产生重要的影响,因此,本文各章都会将其与欧盟的反垄断法作必要的比较。
(二)有关经营者集中的法律渊源
    1.1890年《谢尔曼法》
      《谢尔曼法》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企业合并高潮的产物。对企业合并的监管体现在该法的第一条与第二条之中。按照该法的规定,“所有合同或联合,只要是以托拉斯形式,以其他形式,或通过串通限制了州与州之间或州与外国之间的贸易或商业,均被视为不合法。①任何人,只要垄断或者企图垄断,或与其他人一起采取联合或串通的方式垄断州与州之间或州与外国之间的商业或贸易的任何部分,都被认定为犯有重罪”。《谢尔曼法》虽然措辞严厉,但其规定并不够明确。为使其更具有操作性,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1911年的美孚石油公司案中提出,应以“合理原则”来解释《谢尔曼法》的第一条与第二条。根据这个原则,《谢尔曼法》只是禁止那些“不适当”或者“不公平”的限制竞争行为。
    这就意味着,在企业合并的情况下,法院不仅需要考虑因合并而被减弱的市场竞争的程度,还应考虑有关市场竞争的所有情况,包括合并可能产生的所有后果。然而,就具体案件来说,因为人们在“合理”和“不合理”之间难以划分一个明确的界限,所以随着“合理原则”的适用,法院裁判案件时有了很大的自由裁量权。美国最高法院甚至在20世纪初根据“合理原则”批准了有美国钢铁公司和国际收割机公司参与的两桩合并,前者在当时的美国钢铁业市场上占有51%的市场份额③,后者在农机产品市场上占有64%的市场份额。出于对企业集中的恐惧,人们纷纷要求修订和补充《谢尔曼法》。1914年,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克莱顿提出了一个对付控股公司和企业合并的法律草案,这个法律草案就是后来的克莱顿法。
    2.《克莱顿法》第7条
      《克莱顿法》于1914年5月6口生效。它是对《谢尔曼法》的补充,目的是消除某些处于早期阶段的垄断势力(早期原则):根据《谢尔曼法》,违法行为必须被证明己经产生了损害竞争的结果才可以被禁止;而根据克莱顿法,虽然违法行为实际上还没有产生损害,但可以合理预见到其将产生损害,则该行为应该被禁止。美国著名反托拉斯法专家马歇尔·C·霍华德以携带枪支为例解释了这两项立法:根据((谢尔曼法》,一个人只要不对他人射击就不必担心因携带枪支而被视为违法;而根据《克莱顿法》,如果认为一个人携带枪支可能对他人造成伤害,法警就可以以其携带枪支违法为由,没收其枪支。克莱顿法的“早期原则”对反托拉斯法的发展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根据这项立法,政府可以采取预防性措施,及时遏制垄断势力。因此,《克莱顿法》比以列举方式限制垄断或者限制垄断企图的《谢尔曼法》第2条具有更实际的效力。
      《克莱顿法》第7条至今仍是美国控制企业合时适用最广泛的法律。根据该条规定,任何人从事商业活动或从事影响商业的活动,不得直接或间接取得从事商业或从事影响商业的活动的其他人的全部或者部分资产,如果这种取得行为可导致国内某个商业部门的竞争环境被严重削弱或者有产生垄断的可能。
    3.1976年《哈特一斯科特一罗迪诺反托拉斯改进法》与1982年《对外贸易反托拉斯改进法》
    1976年的改进法在程序上补充了《克莱顿法》第7条,即要求满足条件的大企业合并必须在合并前进行申报,受理申报的机构是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反托拉斯局,申报需要满足的条件是:合并的企业的销售额或资产超过1亿美元,被合并的企业的销售额或资产超过了1000万美元。同时,合并的企业至少要取得被合并的企业15%或者1500万美元的财产或者股份。如果满足申报条件的企业没有申报自行合并,主管机关有权对其征收罚款,由此可见,虽然申报制度只是一项程序规定,但它却是美国反托拉斯主管机构对合并进行管辖的基础。③而1982年的改进法规定了“效果原则”的适用,即若发生在美国境外的企业合并可能对美国的国内市场产生限制竞争的效果,则美国反垄断主管机关可以依据美国法禁止这样的企业合并。
    4.判例法
    在实践中,美国法院通过判例解释并明晰了《谢尔曼法》、《克莱顿法》以及其他反托拉斯法的相关条款与原则,加之美国本来就是典型的判例法国家,因此判例也是美国反托拉斯法的重要部分。例如,前述反托拉斯法的“合理原则”就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1911年美孚石油公司案中解释《谢尔曼法》时提出的。合理原则的含义是:市场上限制竞争行为的合法或非法取决于案件的具体情况,而非必然违法。有些企业合并虽然有可能限制竞争,但其却能大大改善企业的效益,降低成本与产品价格,使消费者与整个社会受益,这样的企业合并当然是合法的。
    在反托拉斯法的执行方面,美国联邦法院也有许多重要判决,其中,最为典型的是1962年的Brown Shoe案。在该案中,联邦最高法院认为,两个企业若共同占有5%的市场份额,则它们的合并违反美国的反托拉斯法。这也就是以判例的方式明确5%是界定有无垄断可能的市场份额标准,即使这样的标准会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变化。
    5.合并指南及其修订
    1992年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共同发布了《企业合并指南》。该指南在1997年4月进行了修订①。应当指出的是,该指南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司法部可以不根据指南向法院提起诉讼,但是,它为美国反托拉斯机构提供了分析控制企业合并的方法,即什么样的合并可能受反托拉斯法的追究,从而使当事人对企业合并的后果有一定的可预见性。2010年8月19口,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联合颁布了最新修订的《横向并购指南》。新的指南强调,审查时将综合运用各种方法和工具来分析并购是否会妨害竞争,增加了“构成负面竞争影响的证据”等章节,并对“市场界定”和“市场集中度”等概念做了更清晰的说明。总的来看,新的指南中反垄断的原则没有改变,但与旧的相比,其内容更为明确和详尽。
    欧盟竞争法与美国反托拉斯法的立法背景有很大的区别,而立法背景的不同则是欧美反垄断规制具体制度差异的根本原因。
    首先,欧盟有关限制竞争问题立法的时代背景是,欧洲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主战场,在战争中受到了极大的破坏,各国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因此,各国政府致力于采取一切手段恢复经济,而只有建立政治上的联盟和经济上的统一的大市场才能实现振兴经济的愿望。而美国在政治上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国内统一的大市场也早己存在。
    其次,欧盟管制限制竞争问题的直接动因是欧洲各国政府认为本国力量弱小,无法在与美国的抗衡中取胜,从而希望建立强大的联盟以对付来自外部的竞争。欧盟认为,建立统一且持久的联盟的必要条件是建立稳定合理的经济秩序与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因此,希望通过对限制竞争的管制来达到维护欧盟长久统一的目的。相比之下,美国反托拉斯法产生的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自然发展到了垄断阶段,消费者无法忍受国内口益强大的垄断集团滥用市场优势地位任意兼并弱小企业,危害普通消费者的利益,因此,需要制定反托拉斯法来保护处于市场弱势一方的消费者的利益。
    再次,欧盟管制限制竞争的直接目的是建立统一的欧共体市场,实现货物、人员、资金和服务的自由流动;而美国在反托拉斯法出台之前,国内市场上的货物、人员、资金与服务己经可以自由流动,内部不存在分割的市场,其反托拉斯法的出台仅是为了解决大企业在产品市场上的垄断问题。
    最后,两者的区别还体现在法律的协调方面。美国是一个联邦制的统一的主权国家。在企业合并的问题上,各州的反托拉斯法均以联邦反托拉斯法为准,因此,不存在与联邦反垄断法的冲突与协调问题①;欧盟是一个典型的区域性国际组织,在其对企业合并进行规制之前,各成员国己经建立的了自己的反垄断法体系,而且标准不一。同时,欧盟成员国是独立的主权国家,它们在加入欧盟后仍然保持主权国家的国际法地位,其反垄断法依然有效并继续实施,因此,欧盟成员国法与欧盟法的链接,或者说欧共体竞争法与成员国竞争法的管辖权划分就成为欧共体竞争法必须谨慎处理的问题。而此类问题在美国反托拉斯法中是不存在的。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