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
 
|
|
|
 

微博发挥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特点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5-11 21:01:02

微博发挥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特点
    特点是某一事物所具有的独特的地方,在考察思想政治教育功能机理之前,我们需要了解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特点,即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区别于传统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地方,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区别于依附在其他载体上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地方。
一、非主体化倾向
一提到思想政治教育,我们的脑海中总是出现“主体”和“客体’,、“教育者”和“受教育者”这样的词汇,事实上这也是传统意义上的思想政治教育的研究范式所在,我们脑海中出现的词汇也正是传统思想政治教育范畴认识论的反映。那么在进入微时代,我们新生成的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研究范畴肯定会有所转变,这也正符合了马克思的“具体的”、“历史的”认识事物的方法论研究。  
 在微时代,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范畴内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出现了由主体性向非主体性的转向。传统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发挥总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即由一个居于优势地位的主体或者受教育者,携带着主流意识形态及各种善的观念,或者采用“灌输”,或者采用“润物细无声”的方法,将这些东西输入到客体即受教育者的脑海中去,去改造客体的精神世界,然后考受教育者思想支配行为,做到符合社会要求的行为。在微时代,则情况完全不同,在微博这样一个由符号、模型构成的网络上,各个微博使用者之间是平等的、并列的关系,而非以前的主客二元关系,思想政治教育者再也不能像以往一样去强迫给予微博使用者一些社会要求、道德知识,因为微博是一个信息筛选机制,信息己经从以前被“把关人”选择呈现到现在的微博用户主动选择的时代。在微博这样一个基于140字的短小载体上,人们发布的是几句话,条条短小零碎,其往往成为个人心情的反映,成为个人无意识的吃语,这样一来,主体的意识不断被“延异”,即主体的稳定性消失,在微博这样一个交替于现实与虚拟的微载体上,主体本身被塑造成一组符号和一组代码,出现了非主体化倾向,而以微博为载体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也不得不基于微博这样一个微平台去发挥其功能,因而教育者和受教者在微博上的主体性身份被不断的消解,又由于微博的信息自主选择性,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很可能被微博用户排除在外,而难以发挥功能。所以在微博出现了教育者与受教育者界限的模糊性,二者同被微博的后现代性所消解,从而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变得越来越非主体化。
二、主体间性倾向
    在哲学上主体化与非主体化是一对对应的概念,二者强调的是本体论意义上的主体是否存在的问题,是属于实体范畴的一对概念。而在此主体间性是相对于主体性的哲学概念提出的,这二者强调的是主体与主体间的关系,是属于关系范畴的一对概念。
    以往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发挥前提是强调教育者与受教育者间是主体与客体的关系,这样的一种关系范畴容易导致忽视受教育者的主观能动性、自主性和创造性。其容易导致的另外一个结果是将受教育者视为单子,使得受教育者之间原本客观存在的关系被忽视掉,人与人之间成为分离、孤立的单子关系。因而现代哲学强调人与人之间的主体间性的关系,即一个主体怎样处理与另一个主体间的关系,当然进入到微时代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亦具有了主体间性的倾向。在前节我们强调作为微博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身份被一串串比特、字符给代替,从而使得微主体的身份被塑造的越来越模糊不清,出现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用户实体的非主体化倾向。在主体间性的特点上我们强调的是每一个互联网终端的节点用户,即使用微博的人都是“具体的”、“历史的”、“现实的”人,我们不能仅仅因为主体符号化而否认每一个微博用户在现实生活中的主体身份,这样一来整个互联网是以每一个微博终端为节点,构成联系,再深入的我们发现,这里体现的不仅仅是人与机器的关系,而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恰恰在微博平台上,我们可以通过相互间的言语进行交流,而交流的前提正是我们彼此承认对方,即承认自我与“他我”的主体独立性(尽管这种主体性受到了消解,但毕竟是存在的)。在微博平台上由于微博具有的信息聚合能力,使得微主体能够在微网上各种力的平衡中形成共同的认识,即基于普遍利益的社会热点问题,而这些社会热点问题的发生,也正是微博思想政治教育发挥功能的绝佳时机,在这背后我们应该看到这种“主体—客体—主体”的模式所蕴含的主体间性思想,即平等合作的主体双方在理解融洽的基础上达成的某些共识,这种共识并不是在传统的思想政治教育范畴中形成的,而是在新的思想政治教育的范畴形成的主体人格向主体间性人格的提升,是微博思想政治教育借着在微博平台上形成的多级主体间的开放的、动态的“思想场域”,这样的“思想场域”使得不同的思想观念得以交互、交流,而思想政治教育也将主流的意识形态流入其中交流,并在与多个价值观的相互博弈中脱颖而出,在教育者与受教育者界限不明的条件下,在这样的一个“思想场域”中实现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发挥。
三、碎片化倾向
    微博,即微型博客(Micro Blog),其中“微”字,不言而喻,指的是微小的含义,如果是原本为整体的东西,破碎成一堆的微小的东西堆放在一起,我们可以称之为一堆碎片。那么在微博上呈现的正是这样的一种倾向,首先由于微博的进入门槛低,使得信息来源多元化,而又有微博的140字符的限制,使得微博对于各种信息部分字数、主题差异的兼容并蓄,导致微博上呈现出一堆堆的信息碎片。其次微博的转发、评论功能,使得这些微小碎片不论有意义否,都像病毒式般得以传播,最终导致信息爆炸,信息碎片漫天飞舞。再次,新的微博终端,如手机,平板电脑等,推动了微博与人的随时随地相伴,这样人们可以利用任何的一点零散时间去更加频繁地发布、转发、评论信息。最后,微博的媒介生态环境,导致了微博容许前后无任何逻辑关联的信息出现在微网中,这也导致了信息在历史感上的碎片化。
    我们知道以往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发挥的生态环境都是以宏大历史为背景、前后逻辑紧密相连的文本为前提,其传播的主流意识形态亦是一个有中心的,绝对权威的宏大叙事过程。而进入微时代,情况大有不同:首先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发挥的媒介生态环境,是允许前后无任何逻辑关联的信息出现的微网,思想政治教育不能否认这一点,因而其身上亦烙上了碎片化的烙印。其次微主体的碎片化使用,频繁化更新、转发、关注,使得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发挥有了深入微主体生活各个方面的机会,但也同时的其也只能以碎片的形式进入微主体生活中。再次,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所工作的微网是一个感知理解环境和符号理解环境,思想政治教育要想在这样一个的感知的环境、符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要想发挥其功能,只能是适应,并试图在碎片化的博弈中,获得一席之地,以求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得以发挥。最后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面对的主体是被碎片化的阅读习惯和思考习惯绑架的主体,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地位平等的、无深度的平等化的主体间性基础上的发挥的。所以说无论是生态环境上、感知理解世界上还是在主体上,都使得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具有碎片化的倾向。
四、选择渗透性倾向
    在传统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发挥的过程中,往往是教育者占有话语权,教育者携带统治阶级的意识,携带主流意识形态、携带是非观标准对着受教育者进行一对多的广播式喊话,尽管偶尔受教育者有被提问的机会—有一点点的发言权,那也是仅有的、少数的机会,某个受教育者获得这样机会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受教育者似乎只能坐在下边静听教诲,最后自己反思,看如何的改变自己的主观世界,受教育者与受教育者间也很少有交流的机会,因为他们被要求安静的听广播喊话,不能私下交谈,这样的一种教育方式使得人的生存成为一种单子式的存在,每个人是孤立、封闭起来的。到微时代,则状况完全颠覆,微博的傻瓜式操作,再加上互联网终端的普及和移动化,使得微博的进入门槛很低,这样就好像赋予每个微博使用者一个麦克风一般,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心中所想喊出来,包括说的一些毫无意义的喃喃吃语,这样的后果就是,很多杂乱的声音混在一起,很幸运的是微博是一个信息筛选机制,尽管人们把自己的声音发布出去,也许会很快被淹没,但人们可以选择自己喜欢、志同道合的声音,这样做的结果是思想政治教育的声音很可能被拒之门外,因为这样的说教听起来太古老了,人们在微博追求的更多的是娱乐和享受而不是夫子的严肃教诲。这样的一种形势,一种背景导致微博思想政治教育只能是被选择的,但从另一个方面而言思想政治教育亦是有主观能动性的,亦会随着时代而有所前进。好在微博除了信息发布功能,还有信息聚合的功能,这也正赋予了思想政治教育选择的权力,能够被聚合的信息往往是那些涉及人们的普遍利益的,涉及人们心中的道德价值观的,往往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这时微博可以作为幕后策划者,选择性发起话题,引起人们的辩论,在这样的辩论中完成对非的批驳,对是的肯定,对正能量的弘扬。而完成这一过程也正是微博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渗透过程,其功能发挥的过程。所以说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发挥具有选择的权利,具有选择渗透性的倾向。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