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
 
|
|
|
 

行政法法益目标的量与以于予玫权为主导的权力权利互动沟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5-18 17:17:37

行政法法益目标的量与以于予玫权为主导的权力权利互动沟
    通合作机制
一、行政法法益目标的量与行政法沟通合作机制
    法律配置权力、权利有限社会资源,在于实现法益的最大化。法益的最大化是法律活动即权力、权利配置及运作的终极目的,它要求在确保法益目标质的规定性的基础之上实现法益目标量的规定性,实现法益目标效益的最大化。
    科斯定理的第一律就是:如果交易费用为零(zero traps costs ),不管怎样选择法律规则,配置权利,有效益的结果都会出现。换句话说,当交易费用为零,并且个人是合作行动时,法律权利的任何分配都是有效益的。科斯定律的第二律就是:如果存在现实的交易费用,有效益的结果就不可能在每个法律规则、每种权利配置方式下产生。换句话说,在交易费用为正的情况下,不同的权利界定和分配,则会带来不同效益的资源配置。有效的权利界定和分配是能使交易费用的效应减至最低的界定和分配。这些效应包括交易费用的实际发生和避免交易费用而做出的无效益的选择。科斯定理提供了根据效益原则理解法律制度的钥匙,也为实现最大效益的方面改革法律制度提供了理论根据。(ts2}
    在行政法域,以行政权力、行政相对人权利为配置法益的手段资源,必然有一个尽量节省交易成本,实现法益的最大化的问题。行政法不仅要解决为谁服务即行政法法益目标的质的规定性问题而且要解决如何才能最大化实现服务即实现法益目标的最大化问题。那么如何才能节减交易成本以实现效益最大化呢?如果我们一味强调控制即控制权力、控制权利的话,势必在立法中制定繁密的规则,以控制行政权力及个体权利的非法扩张,防阻行政法律秩序失范;不仅制定规则本身耗费大量的成本,就是在法的实施中,由于行政权力、行政相对人权利处于对立的两极,行政主体的行政目标实现,行政相对人权利的私法益实现由于缺乏必要的沟通与合作,行政法主体双方可资利用的信息资源较少,势必耗费大量的交易成本;行政手段的强制性、行政意志的形成缺乏合意,行政双方相互不信任从而导致大量行政纠纷的产生,使法益的保障和实现耗费一些不必要的成本。行政过程中行为主体间缺乏沟通合作、双方信息的良性互动必然要付出高昂的成本,“合作出效益”,根据“博弈论”,不同的选择,不同的结果,合作将较不合作带来更高的预期收入,当行政法主体多次历经不合作的失败及多次合作的成功,失败与成功的频率、程度会引导双方当事人由不合作走向合作。
    从哲学的角度讲,行政法主体间的沟通与合作渊源于行政法主体之间、公法益与私法益之间的利益一致关系。莱昂·狄骥的社会连带关系理论所讲的社会连带关系包括基于人们共同的需要,人们通过相互援助共同贡献自己的能力实现这种共同的需要所结成的同求的连带关系或机械的连带关系以及人们有不同的能力,不同的需要,他们通过交换的服务来满足这些需要,基于分工形成的社会关系就是经常分工的连带关系或有机的联带关系。这种社会连关系构成社会团结,从这些思想出发,狄骥主张法学研究应当以社会连带关系为中心,这种社会连带关系就是人类社会的利益一致关系。
    行政法是以法益为中心,调整公共利益和个体利益的法,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的一致关系主要表现为:,;L53](一)互相转化。公共利益与个人利益在一定条件下的互相转化,是公共利益与个人利益同一性的首要表现。公共利益作为一种社会成员的共同利益,是从个人利益中分离出来而成为一种独立利益的,然而作为公共利益主体的社会总代表,只是抽象的人格主体并不能真正消化公共利益,最终仍需将其分配给社会成员享受转化为个体利益。(二)互相依赖。公共利益依赖于个人利益。公共利益由下列三部分组成于通过税收向社会成员提取的或征收的部分;未被特定社会成员占有的全社会的共同利益;以上两部分的孽息。个人利益的存在和发展是公共利益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和源泉。个人利益也依赖于公共利益,个人利益由两部分组成:社会成员的自留利益和分享利益。个人利益与个人利益关系的稳定、社会成员占有利益的基本平衡,需要公共利益,未被特定社会成员占有的全社会的共同利益需要作为公共利益加以维持和发展,同时社会成员特殊利益的安全也需要作为公共利益加以保护。因此,个人利益的维护和发展有赖于公共利益的维护和发展。(三)互相包含。个人利益包含着公共利益。个人利益包括社会成员应享有、己享有、正享有或将享有的那份公共利益。尚未被特定社会成员合法占有的那些利益,只是暂时托管在公共利益名下的个人利益。公共利益也包含着个人利益。公共利益实质上或形式上就是社会成员相同或共同的个人利益。它包含着即将分配给社会成员享受的个人利益和供各社会成员共同享受的个人利益。
    人类社会的连带关系,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的一致关系反映在行政法域必然是行政法以确认、规范、维护这种利益一致关系为目标。这种利益一致关系必然要求行政权力主体和行政权利主体相互沟通合作以最大化实现法益,实现个人法益一~公共法益一~个人法益的顺利转化。狄骥认为,人们之间具有共同利益关系因而要求在行动上必须共同协作;人们之间具有不同但却一致的利益关系,因而要求在行动上必须相互合作,[lsa]“今后法学思想的道路的某些部分已经是清楚了。它似乎是一条通向合作理想而不是通向相互竞争的自我主张理想的道路”,“合作是一个过程”[lss]。行政过程应该是行政法主体相互沟通合作达致协调以维护利益一致关系的过程,“行政沟通乃关于行政事件意见之交换,商洽及协调等作用之概称,其与行政协调之意义相比较,协调即沟通,二者之意义与作用无殊,均为意见之交换,意识之交流,而为行政目的之一种程序与方法。,,[156]
    在哈贝马斯法学理论中,对话性论证的沟通行为的合理性这一概念始终是其不可动摇的基石。季卫东教授将其对话沟通理论概括为,1s7r一社会可以区分为系统和生活世界,系统是利用权力和货币这样的非语言媒体组织起来的行为领域,其中占优势的因素是合理的形式、合理的目的以及具有实效的工具和方法。与此不同,生活世界是通过语言来统合的社会性行为领域,其中占优势的因素是涵义、沟通以及相互理解。在现代社会中,产业经济和行政机构的扩张导致了生活世界被系统所支配,日常沟通实践因此受到阻碍。为了使生活世界能够防御系统的侵入,有必要重新认识和评价沟通行为的合理性。所谓“沟通的合理性”,是指在不受利益和强制的干扰的完全自由的状况下,当事人通过互相提出论据的方式达到合意的对话过程中所实现的合理性。它在本质上不同于形式合理性和目的合理性,而属于价值涵义的范畴。能够保障沟通的合理性的理想的对话状态需要通过法律制度来实现。这种法律制度主要表现为通过调整对立而达到合意的程序。……而经过充分论证的合理的合意可以看作关于理想的对话状态的程序性规则的一种函数。有关程序性规则可以表述如下:
    1、具有语言能力和行为能力的一切主体都可以参加议论;
    2, a每个人可以怀疑一切主张;
      b每个人可以把一切主张提上议论的日程;
      c每个人可以表明自己的立场,愿望和欲求;
    3、一切发言者在行使上述规则所赋予的权利时都不得受到支配议论场所内部和外部的强制力的妨碍。
    哈贝马斯的对话沟通理论对于行政法的沟通合作机制应该有很大启发意义。1、行政法主体间的沟通合作机制应该是一种和平、自由,非受利益、强制干扰交流机制,只有在双方免受这种干扰的情况下,开放、平等、积极的互动交流才有可能进行。否则只能是一方的幻想,这意味着双方均应放弃以非理性的手段,以暴力或强制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2、这种机制是一种平等、民主的协商对话机制,行政法主体双方在法律地位上、在沟通层次上都是平等的,只有建立平等协商,发挥民主,才有可能消除双方之间因存在利益冲突而被非理性遮蔽了眼睛的根本性利益一致关系,才可能消除双方之间角色障碍,通过协商协调一致增进信任,进而形成合意实现法的实效。并避免不必要的磨擦和不必要的物质、精神消耗实现各自利益增长的共同目的;3、这种机制是一种排除法外利益,平衡法益冲突,保障法益最大化实现的机制,行政法主体之间的沟通合作,建立在双方追求利益增长的理性目的与人本身仅具有有限理性的悖论之上,无论是行政主体还是行政相对方、其他当事人都有许多理性不及的领域,沟通合作弥补了这个缺憾。有限理性的主体之间信息交流与利益碰撞,促使双方认清自己、对方利益之所在,进而追求合法、合理的利益即法益,排除自己、双方法外利益,既使行政法主体发生了利益冲突纠纷,也可以通过这种机制矫正违法行政行为补救法益损失,而避免诉诸于非法救济、私力救济之途径以恢复利益一致关系。
    法律行为是法律主体旨在取得某种利益并获得法律保护的一种意思表示,也是一种意志行为。意志行为是由利益关系决定的,是利益关系在主体观念上的存在和反映,并决定着行为关系。而沟通客观存在与主观意志之间的桥梁是行为。主体的行为既可以使客观主观化,也可以使主观客观化。行为关系既受利益关系决定,又是主体意志的外在表现。在现代行政法上,事实状态上的利益关系一致性、行为过程上的服务与合作,观念形态上的相互信任,是一致的,而且也必须一致起来[p sad合作既然是现代行政法之必然要求,那么表现在法律主体在行政意志形成上的合意性,唯有经合意过程,行政意志、行政行为才具有正当性、合理性。哈贝马斯的对话沟通理论就论述了这个问题。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